松风Diamond

【小聚会】的番外

*没错就是我的上一篇的番外啦

#1
别看我们究极的白龙先森那么究极,他的酒量可是差得不行的啊。
才喝了两瓶黑啤,白龙就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头上的发圈不知何时被扯了下来,脸上染上的两抹红晕愈发明显,远看还让人以为这里趴了个平胸的女神。
白龙从外衣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那是足球社活动室的背景,上面的雨宫太阳脱衣服正脱到一半,并没有发现“入侵者”。白龙痴汉属性爆发,他......一遍遍地亲吻着照片上的太阳、喃喃地说着什么。
剑城内心:好恶心啊。

#2
和井吹把喝得像条醉狗还不停叫“太阳”“太阳”的蠢龙扶回公寓,剑城京介打发了井吹狗狗,一个人漫步在稻妻町的河边。
他近期第一次一个人待着,球队的训练和学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夜空中闪烁的的星光,像一双双欲言又止的眼睛。
他思考着自己的人生:尼桑、足球、学业、还有天马......他很矫情地躺在地上,很矫情地,让一颗晶莹的泪珠落下来。
却不知道不远处暗中观察的空野葵早已泪流满面。

#3
空野葵打开手机,在通讯录里翻到了“小足球基佬讨论组”,做为群主的她,看到讨论组里面的女孩子兴致勃勃地讨论喜欢的cp以及想方设法地让他们发糖,自己就会很开心啊......
葵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生,她的朋友开心,她就开心。之前有萌BG的女生说“葵天大法好”“葵天头顶青天”,她只是笑笑不说话,主动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剑城。剑城貌似很满意??
嗯,说起来天马今天也出去了吧,他在干什么呢?

#4
这座城市的另一边,香气四溢的面包屋内,天马正在一脸认真地用手机打字。
他在备忘录里记录了神童口述给他的学习方法和推荐的习题册。今天和神童、太阳在一起,他了解到现在除了踢球还该干的事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
松风天马十三年来只做过两个斩钉截铁不可改变的决定:踢足球和加入雷门中足球部。现在第三个决定就是:考上YS,和剑城一起。
那么,第二天晨跑时就背背英语吧——

#5
第二天清晨,雨宫太阳坐了起来。6:00,这时候白龙已经起来训练了吧......
想着,太阳跳下床,认认真真地梳洗完毕、吃完早餐,他要尽快赶去学校了。
说实话太阳觉得训练的时光一点也不累,因为自己能看到白龙英姿飒爽的样子。当他走出家门,当第一束阳光洒在他脸上,他暗暗发誓,要为自己的这份感情再做一点努力。
他飞奔到了昨晚去的面包屋,面包屋刚刚开门。这也许是为这些早起的孩子、心中有梦想的孩子而生的早餐店。老板看见他,笑着说:“这么早啊,雨宫君。”
太阳只是笑笑不说话,买下了全店他最欣赏的“店长推荐·真·熊本·露之水滴·草莓·太阳·蛋糕”,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向学校小跑。
香味从盒子里传来,像看不见的舞动的精灵。太阳屏住呼吸:不行,不能吃,要送给白龙的......

#6
同一时刻,井吹宗正被从房门处传来的香味弄醒了。宿管大妈拍着门说:“快起床了井吹君,来晚了蛋糕就没有了哦……”
可恶睡过头了,都怪白龙和剑城......
说起来昨晚和他们讨论神童来着......
因为神童抱猫猫不抱我,所以神童喜欢猫;因为我想得到他的认可,所以我要先让他接受我;因为他喜欢我就自然会接受我,所以我要让他喜欢我;因为他喜欢猫,所以......
总结:老子要变成猫!!
此时井吹的反应速度比在球场上的任何时候都要快。他翻下床跑进卫生间,用了清扬男士+六神+海飞丝+欧莱雅+樱雪+霸王等数十种洗发水一本正经地洗了头,他第一次为InazumaJapan宿舍应有尽有的物品感到无比感激。吹干头发,风起——
头发软软的,不错,老子就这样变成猫了。
然后不顾剑城的白眼和天马的莫名其妙,一溜烟儿跑到神童面前说:“喂,神童,你不是喜欢猫吗,现在老子洗了头了变成猫了,你是不是该认可我了?!!”
神童内心:这家伙干啥呢???

#7
今天...井吹为我洗头了??
他搞什么呀还说自己变成猫了......
想让我认可他...?
一整天,神童拓人都心不在焉的。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洗了头的井吹还...蛮好看??
/////////我在想什么呀/////////
说起来他的头带也一直带着吧,会不会很脏?像他那种生活习惯不好的家伙也不知道洗洗......
神童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体育用品商店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稀里糊涂买下一个好看的头带拿在手里再走到正在练习的井吹面前的。不过当井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后,神童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给井吹送礼物???
他把头带塞在井吹手里就跑,完全不顾井吹在身后大喊大叫“神童你干什么有话说清楚”,一直跑到宿舍,心跳还是砰砰砰的。
...话说心跳从早上见到井吹开始就这么不正常了吧...
我今天真是...日了doge了!!
就是神童没发现自己的脸上自从拿着头带走到井吹面前就带着两抹可疑的红晕。



FIN.
感谢阅读,希望大家能喜欢❤️

小聚会 【cp京天宗拓白雨】


设定:
*时间是新生InazumaJapan飞银河前
*大部分是对话,十分ooc
*白龙和太阳都是雷门的学生,太阳一周前转来的
*京宗白好兄弟,天拓雨好闺蜜
*经理人都是隐藏大boss

没问题的话,开始——!

在霓虹国,即使夜空早已被染上深邃的颜色,大城市的灯光也是闪得让人双眼迷离。
一间光线昏暗但别具格调的小酒馆里,角落中坐着三个俊美的少年,结实的肌肉表明着他们对运动的热爱,稍微有点凌乱的头发在灯光下恰到好处地闪着金光。三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睥睨般的神色,禁欲系的感觉引得旁桌的女孩子一阵傻笑。
过了很久......
“唔...为什么神童那个家伙对我那么严格,发完脾气一转身就去抱一只猫!呃...那只猫有多软你们知道吗?就像...唔...我睡觉用的枕头!!神童真的...不是个女孩子吗?!”戴着黑色头带的少年把刚上的超大份章鱼烧囫囵吞枣地塞进嘴里,咿咿唔唔说了一大串,激动的语气再次引起了旁边女孩子的注意。
“冷静,井吹。”左边蓝毛的男生为叫井吹的炸毛狗倒了一杯茶。
“阿里嘎多,剑城。我说我就是不明白了,InazumaJapan的王牌门将不如一只猫???喵喵喵???”
剑城内心:你本来就不如一只猫。
“话说回来,白龙你那边怎么样?”
一直沉默的叫白龙的男生开口了,他白色的长发、深红的瞳孔和牛奶白的肤色让他像一只威风堂堂的小白兔:“雨宫太阳那小子,刚刚转过来就沾花惹草,天天对别人笑得纯良无害,没过几天就被女生评为'雷门笑容最阳光的男生TOP10',他还是第一!!这就是大众情人!!想当足球社经理的女生都多了一半!!情敌怎么这么可怕!!老子可以轻轻松松地把男生打倒但老子不敢动女生啊!!!”说罢,白龙一口气灌了半杯黑啤酒,脸上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
井吹扯出一个欠揍的笑:“原来究极的白龙也会为情所困,呵呵呵。”
......
“White Hurricane——!”
“Wild Dunk——!”
“你们真的是够了,所以...Death Drop!!!”
......一阵亮光,周围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各自不【开】打【完】不【必】相【杀】识【技】后,剑城先森要说话了。
“啊,这茶味道真的很好,尼桑在我小时候经常泡给我喝。”
“剑城果然是兄控啊。”井吹的声音。
“怪不得之前在第五部门你的身体那么好。”白龙吐槽。
剑城不理会,又抿了一口茶:“我觉得你们完全没有必要烦恼,至少不像我,天马他一直只把我当朋友,之前在雷门从没和他单独呆在一起,现在也是,他总忙着训练你们这些...咳咳...队友。”瞥了一眼井吹。
即使是在井吹的大喊大叫中,白龙的声音也格外清晰:“嘛,松风那种家伙,很招人喜欢的。虽然你也蛮受女生欢迎,但是喜欢松风的同性也不少喔。剑城你要加油哦呵呵。”
“你就是嫉妒他的眼睛比你大。”
... ...
又要打起来了,so我们切换一下视角:
另一条暖色调的街道,整个城市最出名的面包屋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晚上微凉,在面包屋里坐着、吃着新鲜的甜品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休闲方式。
“唔......谢谢神童桑请我们吃那么好吃的草莓蛋糕!”
“太阳慢点吃啦,又不是只能吃一次。等我们踢完亚洲预选赛,我来请你们来我家吃秋姐做的曲奇!”
“天马你真好www”
“蛋挞也很不错哦!”
“啪嗒”,听到滴水的声音,一直欢脱的雨宫太阳和松风天马抬起了头......
“啊啊啊神童桑你怎么了!!”
“不要哭不要哭...”
“纸巾要吗?”
“......吃点红豆麻薯会好很多的!”
一阵手忙脚乱,叫神童拓人的梨花头终于止住了哭泣,但眼眶还是红红的,一小口一小口咬着红豆麻薯。
对面的太阳和天马屏住呼吸:“啊诺,是不是我们惹你生气了神童桑...”
神童摇摇她、不、他那灰色的梨花头,说:“天马你说井吹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天天想让我承认他的实力,动不动就吸引我的注意。我当DF是为了球队好,可他...他却以为我要抢他风头...这样下去...这样下去...”
幸好太阳在神童眼泪再洗决堤时明确表示:“神童桑,他一点也不讨厌你!他的表现说明他很在意你呢!”
天马:“嗯,他超喜欢你的。”
沉默......
天马小天使挑起了另外的话题:“嗯,我有没有说过剑城想考全市最优秀的足球名校YS来着?那地方可是学霸和体霸的聚集地呀!他从上个学期开始就认真读书认真练球,为了他我也不能落后,无论是足球还是学业!”
天马说到激动处,一蹦三尺高,旁边的女孩子偷偷地笑了。天马脸红了。
神童也难得地舒展了眉头:“天马,足球呢绝对没问题,关键是成绩。没关系,我会帮你的,你一定能考上YS!”
“神童桑!阿里嘎多!”
太阳叉着蛋糕上可爱的小草莓,小声说:“大家都好元气啊,只有我现在那么纠结。我身体现在虽然好多了,但是我还是不能当白龙最强的对手。我感觉我什么也给不了他。明明那么喜欢白龙却不敢说出口,怕遭到他的白眼,见面也只是冷淡地打招呼......这样的我真像个女孩,真配不上他,唉。”
雨宫太阳不常见的悲观表露了出来。
“没事的没事的,太阳你很优秀”
“对呀对呀,当初你还快把我们雷门打趴了,挡你的射门可辛苦啦”
“听信助说你和白龙被暗里评为雷门两大男神诶,你和他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神童和天马轮流摸了摸太阳的头,又说了些安慰的话,太阳才恢复了笑容。
... ...
... ...
... ...
InazumaJapan的女生单人宿舍,黑暗中的电脑屏幕的白光额外明显。空野葵坐在电脑前,满意地看着某家小酒馆和面包屋那里传来的画面,插着耳机,耳机里播放着装在小酒馆、面包屋桌子底下的窃听器所录到的内容。
空野葵微笑着,讲起了电话:“喂?是小茜前辈吗?我是葵呀。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按计划进行。京天和宗拓就交给我吧,我作为经理人会好好加油的......嗯,嗯,那白雨就拜托前辈和水鸟前辈啦……诶?雾野前辈和狩屋君kiss了?!太好了!!. . . 嗯,我知道啦,晚安。”
挂上电话,葵伸了个懒腰,心想:啊,生活真的很美好呀,京天宗拓白雨也很美好,小足球......真的很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