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风有枝-

我是松风,是个天使
“前进不需要掌声”

【日常向】闺蜜上街 · 其一:藤四郎的场合

#原创#

*是一个系列,名字真的是瞎起的,主要是一群刀出去玩...
*现世paro......大概是吧
*藤四郎真的太太太可爱了^q^
*厚乱的大旗由我来扛!
【悄咪咪说一声:因为厚乱实在是冷cp所以就用自己的渣文笔产粮了www】


1.
这天乱和厚和博多还有退在逛街。

“帅气的小哥哥,要不要来我们'转角遇到爱'咖啡屋呀,今天情人节,咖啡第二杯半价哦;而且要是和你的女朋友接吻一分钟可获得甜筒一个,三分钟可获得'甜蜜蜜'双人套餐一份,五分钟能得到优惠券,要是接吻十分钟......就能得到本店最好看的小裙子:战国少女!”
一个穿着猫耳女仆装、手里拿着一沓传单的女孩子挡在了厚的面前。

“不...不用了...谢谢...”厚有点慌,内心:我特么哪有女朋友......

女孩子还是不死心,转身握住了乱的手摇啊摇:“小姐姐,来喝咖啡吧,或者来看看我们的小裙子也好啊QwQ......”

“小裙子?!”乱经不住诱惑,反握住了女孩子的手腕:“看专卖店里的小裙子都看腻了,快让我看看咖啡馆卖的小裙子吧!”
于是厚和博多还有退就莫名其妙地看着金发碧眼的短刀和女仆装的女孩子手拉着手一蹦一跳地跑进咖啡馆。

过了一会,乱出来了,两眼泪汪汪地说:“我们还有多少小判......我想要小裙子QAQ”
厚:......
博多:......
退:那...那个......

— —QAQ
— —【摇头】

博多率先打破了沉默:“嘛......你不是还有很多吗,不需要再添加了吧…”
乱快哭了,突然抬起头,目光坚定,铿锵有力地对博多和退说:“帮我把厚固定住,回去给你们每人一点小判,你们知道怎么做的!”
“等...等一下...”
还没等三把短刀反应过来,乱凭借逆天的机动捧起厚的脸,吻了上去。
时间好像停止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
街角的一家咖啡屋门口,一个漂亮的“少女”,一个表情惊愕的少年,两个一脸懵逼的孩子和穿着女仆装偷偷抿嘴笑的店员。

......

最后乱开开心心地穿着新的小裙子回家了。


———————分——割——线———————

2.
公园永远是一个受孩子欢迎的地方。

退把五只小虎抱到地上,小虎们马上开心地撒起了野,“嗷呜”“嗷呜”地叫着,引起了一群女孩子的注意。

乱被穿着朋克风格衣服的男生搭讪了,还蹭到了棉花糖。男生临走前拉着乱去了一家饰品店,硬要送金发短刀一些好看的蝴蝶结头饰。乱拗不过,就接受了男生的好意。回头就把蝴蝶结戴在了小虎的脖子上。

“看,是小天使...!!”

一群女孩子中传出了惊喜的声音,女孩子们马上团团围住可爱的小虎捂嘴偷笑,胆大的甚至摸了摸小虎的脑袋。退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有点不知所措,求救地看着博多。

博多不愧是博多,马上挡在了女孩子的面前:“小姐姐们,先说好,摸一次要5个小判,10个小判就能给小虎喂食。明码标价,现摸现付,遵守条约......”
“我要摸!!”
“我也要!!”
“让开让我来......!”
“带了面包吗??我要喂小可爱吃东西!”
大把大把金光灿灿的小判潮水般涌进了博多的口袋,退更加不知所措了,博多倒是一脸惬意地数钱、收钱,潇洒得不能再潇洒。

一个摸完小虎的女孩子摸累了站起来,一眼瞥到了隔壁正打篮球的厚。
扑通,扑通。
“他......真的好帅......”

......

自从上一次去公园,藤四郎家可谓风生水起,收入源源不断,小判箱都塞满了本丸。有了藤四郎家的神助攻,刀剑男士天天都配all金蛋蛋出阵,原本是玉钢难民的婶婶也可以放心赌刀了。
现在博多藤四郎做起了经纪人兼生意人,也能算是本丸的主要经济来源。

你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
乱藤四郎开起了直播,天天直播烛台切做饭啊土方组日常恋爱啊三名枪尬笑尬聊啊,在社交网站上圈粉无数,每次都收到很多礼物是再正常不过的,简直大把大把地捞金;
五虎退和五只小虎受了采访,题目是“正太与小虎之间的温馨时刻”,采访一出,许多人表示自己“突然变成正太控”,说什么“年下太可爱了根本把持不住”“我也想摸摸小虎”,还为退寄来了许多可爱的包裹,比如毛线球;
厚藤四郎当起了平面模特,明明是小鲜肉的脸却散发着成熟的气息,进入“日本十大新生模特TOP10”,傲视群雄,追他的粉丝从日本排到美国,厚下一步打算向娱乐圈进军。
一切的一切源于:他们去了公园玩。被意外圈粉了。
准确来说是,他们和博多一起去了公园玩。


FIN.



感谢食用♥️♥️


嘛一直在把乱酱当女孩子来写【。


接下来还会有一篇交障组+鸣狐+骨喰的“闺蜜上街”哦


这是一个和竹川聊天聊着聊着就出来的小脑洞,藤四郎家真的太可爱了!!感谢交易伙伴竹川,也提前祝她8.21生日快乐🎊@秒速一厘米🌸 



【日常向】UNO

*很短很短的一篇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大家
*基本无cp哦
*粟田口好可爱^q^
*特别鸣谢交易伙伴竹川@秒速一厘米🌸 

窗外,阴风怒号,浊浪排空。
窗内,气氛紧张,战斗一触即发。

偌大的会议室,密密麻麻坐了三拨人。以最中间的圆桌为中心,以北是本丸的大Boss审神者和TA的精致茶点组,以南是以乱藤四郎为首的摇旗呐喊的短刀/协差小分队,以西是已经打成一片的打刀/太刀本部,以东是笑声如杠铃、一边喝酒一边尬笑尬聊的大太刀/枪/薙刀组。

你问我圆桌是干啥的?

北边:一副UNO牌
南边:已经坐不住的鲶尾藤四郎
西边:自信满满、笑得像花儿一样的鹤丸国永
东边:一边打瞌睡一边翘二郎腿的日本号

煤油灯一闪一闪的,在暴雨的照应下把整个房间衬得昏暗无比。五虎退渐渐有了些睡意,便靠在厚的腿边打盹儿。陆奥守吉行倒是很亢奋,一边怂恿和泉守、狮子王和他群魔尬舞,一边大喊:“嗨起来!!嗨起来!!”

“啪!”

审神者力度适中地拍了一下桌子,起身大声宣布:
“本丸第一届UNO大赛,现在,开始——!”
“喔..!”
“终于开始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日本号,必胜!日本号,必胜!”
......

压切长谷部嗖的一声凭着逆天的机动值发射到圆桌前,用娴熟的手法洗牌、发牌,不一会儿三名优秀的参赛选手已确认好了自己的手牌。鲶尾的屁股滑到了椅子边,身体向前倾,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现在更大了;鹤丸倒是轻松地自言自语:“今天又有怎样的惊喜在等着我们呢”;日本号悠哉悠哉地靠在椅子上,仿佛这场UNO大赛他赢定了... ...

猜拳决定了第一发由谁来出牌。鲶尾说:“三个人猜拳不能马上决胜负,那我们都出'石头'或'布'好吗?”
“好呀”“没问题”
然后鲶尾出了布,鹤丸和日本号出了石头。
鲶尾:“喔!好高兴!我第一个!”
鹤丸: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日本号:好像有什么不对?喵喵喵?

鲶尾夹起一张“红色3”甩了过去,鹤丸毫不示弱,紧接上了一张“绿(yuan)色(liang)3”,日本号见形势不妙,马上打出了一张“原谅禁”,鲶尾的呆毛倒了,鹤丸很吃惊,放下了一张“原谅倒转”,鲶尾一见轮到自己了,高高兴兴地打出了“+4,转黄色!!”
日本号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还是从牌堆里默默拿起了四张牌。鹤丸出了“黄色9”,鲶尾“黄色1”,日本号“黄色5”,鹤丸“转蓝色”
......
“+2!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转绿色!吓到了吗?”
......
“我是不会输的!”
......
三把刀的脸上都带上了坚定的神色,桌上是颜色变幻无穷的UNO牌,桌下是“一定要胜利”的信念。
......可这盘也持续得太久了吧......
雨越下越大;
明石直接抱着萤丸睡觉;
乱在捏浦岛的脸;
秋田和前田玩起了过家家;
冲田组开始斗嘴;
今剑跑到东边那头去找岩融玩;
山伏开始原地修行;
御手杵和蜻蛉切掰起手腕;
雨停了;
次郎醉了;
烛台切去做宵夜;
骨喰靠在墙边睡着了;
......
审神者:。。这tm怎么还没结束啊...???

你问我:最后的赢家是谁?
告诉你:不存在的。

最后的最后,鲶尾为短刀/协差们每人一个软软的有个人特色的枕头,比如乱的枕头绣着蝴蝶结,退的枕头比较大毕竟要和五只小虎睡觉觉;
最后的最后,打刀/太刀们得到了一大箱金蛋蛋,协差青江拿着枕头屁颠屁颠地去和宗三交换;
最后的最后,审神者把自己的压岁钱给了大太刀/枪/薙刀去买酒喝,只有萤丸很郁闷毕竟自己又不喝酒;
最后的最后,审神者破产了。

FIN.

【其实是谁赢了谁所在的小队会有婶婶的奖励.....】

感谢看完♥️希望大家喜欢♥️

【石切婶】天凉好个秋

#原创#
这是送给珺珺和Cindy的文噢@秒速一厘米🌸 
*石切丸的戏份真的很少
*石切婶是不存在的【捂眼
*婶婶是个非洲人
*有兼堀和粟田口小短裤
*后面突然正经系列

没问题的话,开始——!

No.1
秋天的本丸。
“......F*ck。”
你今天第五次看着刀匠把自己辛辛苦苦肝来的资源扔进炉里了,结果结局还是那么温暖人心:
又是1:30。
你气得想摔刀匠:“啊啊啊欧洲人又拿假公式骗我!!!600-600-600-510出萤丸就她喵的不存在!!!辣鸡欧洲人辣鸡刀匠!!!”
刀匠微笑:【mmp自己非还怪我】

No.2
你欲哭无泪地跑到隔壁向同级同事老王倾诉:“自从上次550-660-660-550出了个石切丸啊,我就一刻不得变欧,连续出了28把130了,有时130都不给我,唉,人生啊……”
老王左手搂着萤丸,右手接过太郎递来的茶,笑意盈盈地对你说:
“我猜你得到第一把大太刀一定很开心吧。”
“是的呢。”
“所以你想让他成为主力、给他刷经验就让他一直做一队队长?”
“......是的呢。”
“哈哈,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
“是这样的:石切丸把你的欧气吸走了。锻刀这种事情啊,跟谁带队是有关系的。刀匠是一样的,队长不一样,非欧的程度就不一样。我几乎让我的每把刀都带了几次队,发现清光适合锻刀、歌仙适合刀装、刀装不要用大太刀、半夜锻几率会高些......所以,别老让你家石切丸带队,不然欧气是不会来找你的。”
“哦~原来是这样!”

No.3
参观完老王的四把大太刀日常内番、蜻蛉切给包丁博多小酒鬼等刀讲故事、一边陪三日月喝茶一边和日本号尬笑尬聊、看鹤丸跳舞后,已经是深夜了。你想着老王家烛台切做的饭有多美味,悄咪咪地返回自己的本丸,路过粟田口小短裤们的房间顺便给五虎退盖好了被子。路过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的房间似乎听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回到自己的房间却发现一个高大的、青绿色的身影靠在门口。
“石......石切丸?”
“主上,今天您去那么久,我们都很担心。”
“抱......抱歉......”
不知为何,在石切丸面前,他才是主上。
“不说这个了。今天您的欧洲朋友是不是教给了您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您动不动就留在老王家吃饭是对长谷部和鸣狐的手艺不满意?”
“不......我不是......我没有......”
还没等你说完,你就被抱紧在石切丸的怀里。石切丸看着柔和的月光,轻声说到:“主上,欧洲人的话,听一半就行了,我们的本丸虽然没有什么稀有的刀但已足够强大;不管您是否让我这个非专业人士当队长......大太刀,只要我一把就够了。”
......
“...嗯。”

No.4
第二天清晨,当你睁开眼睛时,旁边是神情紧张的五虎退。看到你醒来了,他先是一愣,再小声的说:“啊...啊诺...主上...就任一个月快乐!!”
还没来得及说话,乱就已经冲进来了:“退退你怎么叫主上起床叫了那么久......诶主上醒了?主上您就任一个月啦!谢谢您攒小判给乱买小裙子!!乱好开心!!!”
啊,对......今天好像是就任一个月......
睡眼朦胧的你被越来越多涌进房间小短刀们团团围住了。乱送了你一个蝴蝶发饰,博多掏出了金灿灿的小判,厚送了你一个刀匠玩偶【刀匠:???】,平野和前田采了路边的四叶草......这是一个充满惊喜的早晨。
走出房间,你惊喜地发现:原来刀剑男士们也会给自己准备宴会啊!!!
田野旁摆开了一张大桌子,一群打刀们想你挥手。据说高品位的蜂须贺和料理最好的长谷部亲自带着喜欢美食的秋田去了趟现世买下来这个缀满水果的奶油蛋糕,还捎回来了一点酒。你被安定按到最中间的椅子上,堀川帮你围好餐巾,歌仙风雅地洒落了一地飘香的花瓣,空气中回荡着山伏魔性的笑声:“咔咔咔!庆祝就任一个月也是一种修行!”
陆奥守端出一碟仙贝,激动地说:“这可是俺亲手做的仙贝,请主上尝......”还没等他说完,长谷部马上喊起来:“不能给主上吃些不干净的东西啊!”
和泉守帅气地甩了甩他的长发,自带明星光环地清了清嗓子:“各位,在这激动的日子里,怎么能没有我登场呢?现在让我来为各位演唱一首歌:《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不知道你是怎么听完的,不过当和泉守唱完最后一个音节,堀川跑上台送了一大束鲜花,粟田口的小短裤们哭了,被吓的。
......
早晨的宴会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清光气急败坏,他的脸被涂满了奶油,安定笑得像大魔王。
“谁!究竟是谁灌醉了未成年刀!”
你大声质问却没有一把正常的刀理你,你只好苦笑着把醉倒了的五虎退抱回房间。刚要离开,却听到五虎退微弱的声音:
“我......我一定要变、变强......争取和主上站在一起......要和主上一起出阵、一起捡一期尼...还有包丁信浓......”
你的眼眶红了。
又发现山姥切也醉了。你蹲下来看着熟睡的他,发现他的掌心是一道道红痕,手背上还有若隐若现的伤口。你想起前几天那因为自己好高骛远而惨败的远征,山姥切带着重伤回来却不忘安慰你并反省自己,你的鼻子酸了。
刀男们都要么躺在地上打滚、要么喃喃自语、还有的直接跑进厕所人间蒸发。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嗯,假酒害刀。
唯一清醒的只有长谷部和鸣狐了,就连鸣狐的小狐狸都睡着了。你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边骂自己粗心一边抓住长谷部的手臂大喊:
“石切丸呢石切丸呢??”
“主上,不用担心,玩累了您先休息一会吧。”

No.5
你从来没有想过刀剑男士会想方设法给你一个温馨的回忆。
你也从来没有看到你的刀剑男士有多么可爱。
你更没想过现在的你会讨厌从前一心想着萤丸、三日月而不顾当下的自己。

No.6
虽然你表面上很开心,但石切丸的失踪还是让你心神不宁。
当再一次月明星稀,秋日独有的寂静潮水般涌上你的本丸,小短裤们睡下了,和泉守和堀川又坐在一个隐蔽的小角落里不可描述,鲶尾收集好了马粪,石切丸拖着好几个大箱子回来了。
“......石切丸!!”一丝丝愤怒支配了你的行动,你举起你的拳头打向石切丸的肩膀,泪水不知何时流到了下巴上。你哭了,一边哭一边质问为何石切丸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缺席。
“主上......”
“干什么?你还叫我主上?你都不知道...唉...看来是我平时习惯了你在身旁,今天你失踪了那么久我都没发现......我真的......”
一只温暖的手划过你的脸颊,抹去你的泪珠。石切丸打开箱子,你逐渐清晰的双眼看见箱子里是数不清的玉钢、冷却材、小判、甲洲金......你看呆了。
“主上,我为我今天的缺席感到深深的惭愧。这些是我送您的礼物。”
“...哪来的?!你今天不在,就是为了给我准备这些?”
“这些您不必知道,您可以开心锻刀了。不过......”
......
......
......
你知道“不过”后面是“不要忘记我们本丸的每把刀都爱你”。
嗯,没有“不过”了,欧刀虽好,但是本丸内的每一把刀都在为自己努力战斗着。石切丸,还有其他或帅气或可爱的刀们,我有你们,就够了。

天凉好个秋啊——

FIN.



作者有话说:
真心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是我刀男的处女作
嘛......烂尾了真的抱歉......
其实“天凉好个秋”的原意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只剩下看破红尘的无奈与凄凉。这里拿来做题目的用意是:
1.场景在秋天。
2.这篇文的主旨是:让几乎没有稀有刀的审神者意识到自己其实很幸福【刀剑男士为她准备宴会】、有许多忠心耿耿尽职尽责的刀陪伴【喝醉了也不忘想着审神者】。结尾的审神者经历了这样的一天才发现自己不应该只顾追求欧刀而忘记了身边的刀剑男士,这是一种“释怀”。

总之——

游戏贵在开心,不要因为总是没有欧刀而不开心哦
刀剑乱舞真好啊。


PS:石切丸吃醋了呢……我也不知道玉钢啊甲洲金啊怎么来的😂😂😂

六中的猫猫!!❤️
图cr

【小聚会】的番外

*没错就是我的上一篇的番外啦

#1
别看我们究极的白龙先森那么究极,他的酒量可是差得不行的啊。
才喝了两瓶黑啤,白龙就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头上的发圈不知何时被扯了下来,脸上染上的两抹红晕愈发明显,远看还让人以为这里趴了个平胸的女神。
白龙从外衣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那是足球社活动室的背景,上面的雨宫太阳脱衣服正脱到一半,并没有发现“入侵者”。白龙痴汉属性爆发,他......一遍遍地亲吻着照片上的太阳、喃喃地说着什么。
剑城内心:好恶心啊。

#2
和井吹把喝得像条醉狗还不停叫“太阳”“太阳”的蠢龙扶回公寓,剑城京介打发了井吹狗狗,一个人漫步在稻妻町的河边。
他近期第一次一个人待着,球队的训练和学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夜空中闪烁的的星光,像一双双欲言又止的眼睛。
他思考着自己的人生:尼桑、足球、学业、还有天马......他很矫情地躺在地上,很矫情地,让一颗晶莹的泪珠落下来。
却不知道不远处暗中观察的空野葵早已泪流满面。

#3
空野葵打开手机,在通讯录里翻到了“小足球基佬讨论组”,做为群主的她,看到讨论组里面的女孩子兴致勃勃地讨论喜欢的cp以及想方设法地让他们发糖,自己就会很开心啊......
葵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生,她的朋友开心,她就开心。之前有萌BG的女生说“葵天大法好”“葵天头顶青天”,她只是笑笑不说话,主动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剑城。剑城貌似很满意??
嗯,说起来天马今天也出去了吧,他在干什么呢?

#4
这座城市的另一边,香气四溢的面包屋内,天马正在一脸认真地用手机打字。
他在备忘录里记录了神童口述给他的学习方法和推荐的习题册。今天和神童、太阳在一起,他了解到现在除了踢球还该干的事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
松风天马十三年来只做过两个斩钉截铁不可改变的决定:踢足球和加入雷门中足球部。现在第三个决定就是:考上YS,和剑城一起。
那么,第二天晨跑时就背背英语吧——

#5
第二天清晨,雨宫太阳坐了起来。6:00,这时候白龙已经起来训练了吧......
想着,太阳跳下床,认认真真地梳洗完毕、吃完早餐,他要尽快赶去学校了。
说实话太阳觉得训练的时光一点也不累,因为自己能看到白龙英姿飒爽的样子。当他走出家门,当第一束阳光洒在他脸上,他暗暗发誓,要为自己的这份感情再做一点努力。
他飞奔到了昨晚去的面包屋,面包屋刚刚开门。这也许是为这些早起的孩子、心中有梦想的孩子而生的早餐店。老板看见他,笑着说:“这么早啊,雨宫君。”
太阳只是笑笑不说话,买下了全店他最欣赏的“店长推荐·真·熊本·露之水滴·草莓·太阳·蛋糕”,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向学校小跑。
香味从盒子里传来,像看不见的舞动的精灵。太阳屏住呼吸:不行,不能吃,要送给白龙的......

#6
同一时刻,井吹宗正被从房门处传来的香味弄醒了。宿管大妈拍着门说:“快起床了井吹君,来晚了蛋糕就没有了哦……”
可恶睡过头了,都怪白龙和剑城......
说起来昨晚和他们讨论神童来着......
因为神童抱猫猫不抱我,所以神童喜欢猫;因为我想得到他的认可,所以我要先让他接受我;因为他喜欢我就自然会接受我,所以我要让他喜欢我;因为他喜欢猫,所以......
总结:老子要变成猫!!
此时井吹的反应速度比在球场上的任何时候都要快。他翻下床跑进卫生间,用了清扬男士+六神+海飞丝+欧莱雅+樱雪+霸王等数十种洗发水一本正经地洗了头,他第一次为InazumaJapan宿舍应有尽有的物品感到无比感激。吹干头发,风起——
头发软软的,不错,老子就这样变成猫了。
然后不顾剑城的白眼和天马的莫名其妙,一溜烟儿跑到神童面前说:“喂,神童,你不是喜欢猫吗,现在老子洗了头了变成猫了,你是不是该认可我了?!!”
神童内心:这家伙干啥呢???

#7
今天...井吹为我洗头了??
他搞什么呀还说自己变成猫了......
想让我认可他...?
一整天,神童拓人都心不在焉的。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洗了头的井吹还...蛮好看??
/////////我在想什么呀/////////
说起来他的头带也一直带着吧,会不会很脏?像他那种生活习惯不好的家伙也不知道洗洗......
神童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体育用品商店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稀里糊涂买下一个好看的头带拿在手里再走到正在练习的井吹面前的。不过当井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后,神童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给井吹送礼物???
他把头带塞在井吹手里就跑,完全不顾井吹在身后大喊大叫“神童你干什么有话说清楚”,一直跑到宿舍,心跳还是砰砰砰的。
...话说心跳从早上见到井吹开始就这么不正常了吧...
我今天真是...日了doge了!!
就是神童没发现自己的脸上自从拿着头带走到井吹面前就带着两抹可疑的红晕。



FIN.
感谢阅读,希望大家能喜欢❤️

小聚会 【cp京天宗拓白雨】


设定:
*时间是新生InazumaJapan飞银河前
*大部分是对话,十分ooc
*白龙和太阳都是雷门的学生,太阳一周前转来的
*京宗白好兄弟,天拓雨好闺蜜
*经理人都是隐藏大boss

没问题的话,开始——!

在霓虹国,即使夜空早已被染上深邃的颜色,大城市的灯光也是闪得让人双眼迷离。
一间光线昏暗但别具格调的小酒馆里,角落中坐着三个俊美的少年,结实的肌肉表明着他们对运动的热爱,稍微有点凌乱的头发在灯光下恰到好处地闪着金光。三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睥睨般的神色,禁欲系的感觉引得旁桌的女孩子一阵傻笑。
过了很久......
“唔...为什么神童那个家伙对我那么严格,发完脾气一转身就去抱一只猫!呃...那只猫有多软你们知道吗?就像...唔...我睡觉用的枕头!!神童真的...不是个女孩子吗?!”戴着黑色头带的少年把刚上的超大份章鱼烧囫囵吞枣地塞进嘴里,咿咿唔唔说了一大串,激动的语气再次引起了旁边女孩子的注意。
“冷静,井吹。”左边蓝毛的男生为叫井吹的炸毛狗倒了一杯茶。
“阿里嘎多,剑城。我说我就是不明白了,InazumaJapan的王牌门将不如一只猫???喵喵喵???”
剑城内心:你本来就不如一只猫。
“话说回来,白龙你那边怎么样?”
一直沉默的叫白龙的男生开口了,他白色的长发、深红的瞳孔和牛奶白的肤色让他像一只威风堂堂的小白兔:“雨宫太阳那小子,刚刚转过来就沾花惹草,天天对别人笑得纯良无害,没过几天就被女生评为'雷门笑容最阳光的男生TOP10',他还是第一!!这就是大众情人!!想当足球社经理的女生都多了一半!!情敌怎么这么可怕!!老子可以轻轻松松地把男生打倒但老子不敢动女生啊!!!”说罢,白龙一口气灌了半杯黑啤酒,脸上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
井吹扯出一个欠揍的笑:“原来究极的白龙也会为情所困,呵呵呵。”
......
“White Hurricane——!”
“Wild Dunk——!”
“你们真的是够了,所以...Death Drop!!!”
......一阵亮光,周围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各自不【开】打【完】不【必】相【杀】识【技】后,剑城先森要说话了。
“啊,这茶味道真的很好,尼桑在我小时候经常泡给我喝。”
“剑城果然是兄控啊。”井吹的声音。
“怪不得之前在第五部门你的身体那么好。”白龙吐槽。
剑城不理会,又抿了一口茶:“我觉得你们完全没有必要烦恼,至少不像我,天马他一直只把我当朋友,之前在雷门从没和他单独呆在一起,现在也是,他总忙着训练你们这些...咳咳...队友。”瞥了一眼井吹。
即使是在井吹的大喊大叫中,白龙的声音也格外清晰:“嘛,松风那种家伙,很招人喜欢的。虽然你也蛮受女生欢迎,但是喜欢松风的同性也不少喔。剑城你要加油哦呵呵。”
“你就是嫉妒他的眼睛比你大。”
... ...
又要打起来了,so我们切换一下视角:
另一条暖色调的街道,整个城市最出名的面包屋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晚上微凉,在面包屋里坐着、吃着新鲜的甜品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休闲方式。
“唔......谢谢神童桑请我们吃那么好吃的草莓蛋糕!”
“太阳慢点吃啦,又不是只能吃一次。等我们踢完亚洲预选赛,我来请你们来我家吃秋姐做的曲奇!”
“天马你真好www”
“蛋挞也很不错哦!”
“啪嗒”,听到滴水的声音,一直欢脱的雨宫太阳和松风天马抬起了头......
“啊啊啊神童桑你怎么了!!”
“不要哭不要哭...”
“纸巾要吗?”
“......吃点红豆麻薯会好很多的!”
一阵手忙脚乱,叫神童拓人的梨花头终于止住了哭泣,但眼眶还是红红的,一小口一小口咬着红豆麻薯。
对面的太阳和天马屏住呼吸:“啊诺,是不是我们惹你生气了神童桑...”
神童摇摇她、不、他那灰色的梨花头,说:“天马你说井吹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天天想让我承认他的实力,动不动就吸引我的注意。我当DF是为了球队好,可他...他却以为我要抢他风头...这样下去...这样下去...”
幸好太阳在神童眼泪再洗决堤时明确表示:“神童桑,他一点也不讨厌你!他的表现说明他很在意你呢!”
天马:“嗯,他超喜欢你的。”
沉默......
天马小天使挑起了另外的话题:“嗯,我有没有说过剑城想考全市最优秀的足球名校YS来着?那地方可是学霸和体霸的聚集地呀!他从上个学期开始就认真读书认真练球,为了他我也不能落后,无论是足球还是学业!”
天马说到激动处,一蹦三尺高,旁边的女孩子偷偷地笑了。天马脸红了。
神童也难得地舒展了眉头:“天马,足球呢绝对没问题,关键是成绩。没关系,我会帮你的,你一定能考上YS!”
“神童桑!阿里嘎多!”
太阳叉着蛋糕上可爱的小草莓,小声说:“大家都好元气啊,只有我现在那么纠结。我身体现在虽然好多了,但是我还是不能当白龙最强的对手。我感觉我什么也给不了他。明明那么喜欢白龙却不敢说出口,怕遭到他的白眼,见面也只是冷淡地打招呼......这样的我真像个女孩,真配不上他,唉。”
雨宫太阳不常见的悲观表露了出来。
“没事的没事的,太阳你很优秀”
“对呀对呀,当初你还快把我们雷门打趴了,挡你的射门可辛苦啦”
“听信助说你和白龙被暗里评为雷门两大男神诶,你和他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神童和天马轮流摸了摸太阳的头,又说了些安慰的话,太阳才恢复了笑容。
... ...
... ...
... ...
InazumaJapan的女生单人宿舍,黑暗中的电脑屏幕的白光额外明显。空野葵坐在电脑前,满意地看着某家小酒馆和面包屋那里传来的画面,插着耳机,耳机里播放着装在小酒馆、面包屋桌子底下的窃听器所录到的内容。
空野葵微笑着,讲起了电话:“喂?是小茜前辈吗?我是葵呀。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按计划进行。京天和宗拓就交给我吧,我作为经理人会好好加油的......嗯,嗯,那白雨就拜托前辈和水鸟前辈啦……诶?雾野前辈和狩屋君kiss了?!太好了!!. . . 嗯,我知道啦,晚安。”
挂上电话,葵伸了个懒腰,心想:啊,生活真的很美好呀,京天宗拓白雨也很美好,小足球......真的很棒呢。